白桃乌龙茶

=阿言=lotus
是个无聊的人。
本体是kiwi。

图都打不开卸了卸了垃圾哦

原來好的文字是心有所感一氣呵成的啊

我常常不知自己為何而笑

之前买的徽章!!
之前在景点看到的玩偶orzzz

Now give us a kiss (锤基短篇)

救命……

未染:

接复联三剧情


没看过电影的小伙伴先不要看。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 


 


 


01


 


Rocket有些担忧面前这个正在沉睡的大个子。


 


灭霸的一个响指带走了这颗星球一半以上的生命,那些人在顷刻间被撕成无数碎块,落在地上像是什么燃烧过留下的灰烬,风一吹就散了,甚至来不及说句告别。这些被世人称颂的英雄们如同驻足了千年的苍白雕像,在仿佛静止的时间里站了很久,很久,直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呼唤将他们拉回残酷现实,收起还未倾泻的巨大悲痛,投身到灾难过后的修复中。


 


在Tony Stark想办法回到地球之前,Thor成为了收拾局面最重要的角色。他有着人类无法想象的能力,来自神域的绝对强者,在手臂挥动间就可以轻易击碎阻碍救援队的倒塌建筑,异色瞳孔中迸发的刺目电流,让线路瘫痪的城市重新获得光亮,他终日奔波在那些需要他的地方,当他驾驭着雷电从天空降临时,那些人类高举双臂呼唤着他的名字。


 


“看啊,是雷神!我们的救世主来了!”


 


Thor第一次听见这个称呼时,Rocket清晰的从他自战后就严肃的好像一张面具的脸上看到了碎开的裂痕。


 


痛苦的神色像是翻滚的熔浆,从缝隙里迫不及待喷涌出来。


又在刹那间被塞了回去。


 


“我并不是救世主。”


他的嗓音平和又低缓,好像一滩永远不会波动的死水。


 


正当Rocket觉得不太对劲想做点什么的时候,他看到Thor的喉咙突然猛地颤了一下,接着,里面传出模糊又沉闷的声响,听不太清,Rocket不得不又靠近了些。


 


幸好Thor重复了好多遍。


 


“再也不会有救世主。”


 


虽然不知道这个称呼的背后藏着什么故事,但Rocket也明白Thor不喜欢别人这样叫他,他试图去阻止过那些愚蠢的人类,但谁会在意一个改造成动物的外星人说的话。这个该死的称呼像毒瘾一样很快就传开了,劫后余生的人类将他奉为超越自身信仰的神明,看见他高大的身影都会由衷感慨救世主的降临


 


就在Rocket暴躁的想要射杀这些无知的蠢货时,Thor的脸上却再没有出现过第一次那样的神情,他回以微笑,默认了这个称呼。


 


Rocket隐约察觉到Thor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但他又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。这个忙碌的神明整日都过得匆忙紧凑,帮助人类重建家园,追查灭霸的行踪。Rocket在等星爵消息的时候,闲得无聊就跟在Thor身边协助他做点慈善,当然,那个真正让他留下的原因,来自Thor手中的暴风战斧。


 


那个斧柄,是Groot最后留下的东西。


 


深夜来临,他总会悄悄坐在战斧旁边,用手轻轻抚摸上面树干细腻的纹路,好像这样做的多了,上面就能长出代表生命的新鲜嫩芽。


 


不止他难以入睡。


Rocket听过无数次Thor低声念诵悼词,他重复着每一个牺牲勇士的名字,祈求他们英勇的灵魂在英灵殿中得到永生。


他也曾呼唤过All father,跪在漆黑的角落忏悔自己身为王的失职。


 


但有个名字,他弟弟的名字,Rocket只听过一次,尽管他不断怀念着逝去的灵魂,那个看起来应该对他非常重要的弟弟,却只哀悼过一次。或许对他来说太过悲痛,让这个所向披靡的九界之神也难以承受,只能用逃避来拒绝面对。


 


Rocket一直这样以为,直到那一天。


 


在灭霸入侵阿斯加德飞船时,帮助部分民众逃走的女武神Valkyrie,带着部分幸存子民绕了一圈抵达地球,Thor把他们接了回来,安顿在瓦坎达提供的临时住所。Rocket看到Thor在这些日子里有了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,安排好人民后,他站在Valkyrie面前迫不及待开口询问。


 


“Loki呢,他没和你一起过来吗?”


 


Rocket意识到,事情比他想象的更糟。


 


 


 


02


 


“跟我说说你弟弟。”


Rocket罕见的坐在Thor身边开启了谈心环节,尽管他的表情看起来像是随意聊天的轻松自在。


 


“Loki。”


再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Thor的声音里没有了那唯一一次念诵悼词的颤抖,仅存的蓝色瞳孔中反而透出闪烁的微光。


 


他停顿下来,仿佛在认真回忆这个久违的名字,接着才继续说道:


“幸好他没有参与这场战争,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家人。”


 


Rocket眉心绒毛皱了起来,他深吸口气让自己看起来很冷静:


“他也在那艘飞船上,Thor,他给了灭霸宇宙魔方。”


 


Thor的表情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,他瞪大双眼思索了片刻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:


“宇宙魔方在阿斯加德被摧毁的时候就一起消失了,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灭霸手里。”


 


他说着抬手在额角按压了两下,总觉得那里开始有些发疼。


“是Loki带来了飞船和援助,他就像个.....像个.....”


 


“救世主”


Rocket替他说了出来,Thor好像第一次把这个词和他弟弟联系起来似的,充满新奇的重复了几遍后笑出了声。


 


“救世主Loki,他肯定喜欢这个。”


 


Rocket想到那次Thor听到这个词时的表情,此刻他无比确定,Loki一定曾经这样称呼过自己,他想他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了。


 


Thor笑了一会就开始继续回忆起来:


“他将Surtur从永恒火焰中唤醒,我们制造了诸神的黄昏,而在那场灾难结束后,我给了他一个拥抱.....”


 


说到这里时他的头再次不受控制的抽痛起来,这让Thor不得不闭上嘴加大力度在上面揉动,动作大到Rocket也注意到,于是他迅速换了一个话题。


“还有谁见过Loki吗,在他....在他消失之前?”


 


“飞船里的人都见过他,我们决定去地球的时候,他就站在我身边。在这之前我们在萨卡星,Valkyrie,Banner,在Loki的帮助下我们偷了宗师的飞船,当然他们并不信任Loki,我用童年的往事告诉他们,Loki确实难以信任。”


 


想起那件童年往事,Thor又笑了,他的眼中满是羽毛般温和柔软,他和Rocket讲述了自己小时候被Loki恶作剧戏弄的过程,最后不忘补充那时候他们还很小的年纪。Rocket看到Thor放在额角的手指又加了些力度,便以休息为借口结束了这次谈心,从Thor房间出来,他靠着墙壁短促的呼出口气。


 


Thor的记忆出现了混乱,所有矛盾点都和他的弟弟有关。


 


Rocket觉得他需要找个当事人核实一下情况,不巧的是Valkyrie因为阿斯加德的民众忙得焦头烂额,已经不知去向,他找了一圈也没有见到那个女武神的身影,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过来打招呼的另一位当事人Bruce Banner,才让他的心情没有继续变糟。


 


Banner为Rocket带来的消息感到震惊,与Valkyrie碰面的事情先放在一边,他敲响了Thor的房门,开门的雷神比之前消瘦了很多,脸上挂着友好却疲倦的笑意。


 


简单的交谈几句Banner就直接问了Loki的事,Thor显然Loki突然被提起感到意外,在他看起来Banner并不应该在萨卡星见过Loki,事实上在Thor的记忆里,他也只是在坠落后,宗师的宫殿里见过Loki一面,接着那个诡计之神就消失的踪迹。


 


Banner惊愕的张开嘴,过了几秒才勉强发出声音:


“你还记得他被Valkyrie绑在房间里,我们打开门他笑着说了声surprise——”


他学着Loki的口气拖长了尾音,Thor一脸茫然的盯着他毫无反应。Banner感觉到有什么在变坏,他有些急躁的抓了抓下巴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拉住Thor的手臂。


 


“当时你和我们说,在你们还是孩子的时候,他变成了一条蛇,那时候你非常喜欢蛇,当你满心欢喜的去捡那条蛇时,它变成了Loki,对你说着‘耶是我,’然后捅了你一刀,那年你们才八岁。”


他一边说一边紧盯着Thor的表情,试图从他脸上找到熟悉的共鸣。


 


然而遗憾的是,Thor只是轻轻拉开他的手,皱着眉回答:


“这是什么不好笑的笑话吗,这种蠢事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,Loki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恶作剧,即使他从小对魔法就有很高的天赋。”


 


Banner看着他沉默了许久,最后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
“Thor,我想你该做个脑部检查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03


 


Banner联系到了留守在圣殿的王,谢天谢地他没有受到灭霸的影响。


 


王用自己的能力为Thor的大脑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,Banner从他凝重的脸上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,在Thor离开后,他和王用魔法光圈来到Captain临时组建的会议室里。


 


“简单来说,有人在他大脑铸造了一道魔法屏障,这个屏障会在他想起规定的禁词时,吞噬掉与禁词相关的那部分记忆。只要他想起,那段记忆就会被魔法屏障吸收,直到屏障超出负荷断裂,关于禁词的所有记忆就会从他脑中清除。”


王尽可能的让语言直白些,使围了一圈的众人可以听明白他的意思。


 


Rocket在他说完后加了个收尾:“现在看来,这个禁词就是他弟弟,Loki。”


 


“所以Thor才会在和你说完诸神的黄昏事情后,就遗忘了这段记忆。”


Banner的声音沉闷传出,Rocket不太情愿的点了点头。


 


“他刚刚和我说完小时候他弟弟做的那些恶作剧,五分钟后你再问他时,他已经忘了。”


 


Rocket灰色的毛发此时毫无光泽,上面黏着的灰尘让他看起来没什么精神。他有些烦的踹了下椅子,才继续开口:


“在这之前,从他第一次悼念Loki后,他弟弟已经死在灭霸手里的事实就被遗忘了。”


 


“能做这件事的只有Loki,他想把自己从Thor记忆里彻底消除。”


Natasha神色黯然的看向距离她几步距离的Banner,她不知道Loki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她却能感觉到一阵冰冷的痛感沿着桌面在会议室里蔓延,直到Banner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才缓和些许。


 


“你有办法解除这个魔法吗?”


她将希望重新投射出去,但站在原地的魔法师遗憾的摇了摇头。


 


“很抱歉,我的能力不够,无法解除这种强大的魔法,只有等Doctor Strange回来。”


王说着将后面一半话吞回嘴里,前提是Doctor平安无事。


 


一直靠在窗边沉默的Captain终于动了,这些日子他也没怎么休息,既要安抚群众,又要应对高层的压力,下巴的胡茬遮盖住了大半张脸,只剩下那双写满了倦怠的眼睛还能转动。


 


“我们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他,不能再让他继续想起Loki了。”


 


他说着站起来作出结论。


“我来和他谈。”


 


 


Steve将Thor带到了这间会议室内,告诉他在他的大脑中有一道魔法屏障,只要他想起Loki就会吞噬他的记忆。


 


这时候Thor的记忆仅仅停留在Loki将Odin流放,他们在挪威见到了All father最后一面。


 


震惊过后愤怒立刻在他胸口燃起,他有些失控的对着Steve咆哮起来:


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难道他以为这样做就能让我忘了那些事吗?如果不是他用诡计流放了父亲,让Hela趁虚而入,就不会发生后面一系列的事!看看他都做了些什么,伪装成父亲模样在花园看舞台剧,还在广场中央建造了一座雕像,那座雕像....”


 


Thor的声音戛然而止,他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,他努力回想着那座雕塑的样子,却发现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了。


 


他已经忘记了Loki有关救世主的全部记忆。


就在人们唤他为救世主的那天起。


 


Steve上前扶住他有些摇晃的身躯,用适合的力道在紧绷的肌肉上轻轻拍打,让Thor能放松下来。


“嘿还好吗,由于这个屏障的存在,每一次回忆起Loki都会对你的身体造成负担。现在的我们非常需要你的帮助,Tony已经和我们取得了联系,等他回来再想办法帮你解除这个魔法,所以算是我拜托你,Thor,别再想他了可以吗?”


 


Thor坐在椅子上扶住额头,在几个呼吸间他已经调整好状态,没有了Loki的大脑重新恢复运转,他站起来有些迟钝的点了点头。


 


“解决掉这个之前,我不会再想他了。”


Thor耸了耸肩,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,他决定等魔法消除,就去给这个做错事的邪神一点应有的惩罚。


 


 


 


04


 


那天过后,Thor就没有再去想过关于Loki的任何事,事实上他也没有时间去想。对灭霸行踪的搜索一直在继续,阿斯加德的民众也需要他的领导,他极其耐心的教着包括Valkyrie在内的众人如何适应中庭环境,改变他们的饮食习惯,学习生活技巧,帮助他们以最快的时间在瓦坎达重新生活。灾后重建依旧需要他的帮助,Captain给Thor的任务让他忙得晕头转向,即使是精力旺盛的神,也会在好不容易躺上床后迅速陷入沉睡之中。


 


Rocket看着这个高贵狂野的雷神穿着越来越邋遢破败,不得不说他的品味实在不怎么样,真想让Drax见见现在的他,看看他还能不能称他为‘男神’。


 


想到这里Rocket不禁哈哈大笑起来,笑着笑着那声音就如同被黑洞吞噬一般忽的没了声响,他抬起手用掌心细细抚摸着暴风战斧上一截树干,眼眶湿润的轻轻抽了口气。


 


“一定要平安无事的回来见我,老混蛋们。”


深夜让最后一个音节也模糊起来。


 


 


终于,阿斯加德的民众在带领下已经可以适应中庭生活,友好的瓦坎达人教他们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,而优秀的神域人以超出认知范围的理解能力迅速掌握其中规律,很快就能加入到日常工作协作中。这让Thor紧绷的时间得到了缓解,在又解决一个难题后,他有了一下午短暂的休息时间。


 


Thor沿着还在修复的街道漫无目游走,很难想象遭受了这样致命的打击,人类还能重新振作,在短暂的慌乱过后,开始有条不紊的为生存拼搏。这让来自神界的领导者也毫不吝啬给予赞许,人类从不该被小瞧,没有谁生来就比他们高出一等。


 


他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弄的莫名其妙,这个熟悉的结论让他轻易就想起了出处,那是Loki出现在中庭后,他来找他的场景。


 


‘你觉得你比人类强大吗?’


‘当然了’


‘你根本不懂什么叫统治,弟弟’


 


Loki....


Thor的额角毫无预警的抽痛了一下,他知道自己应该立刻停止去想跟那个名字有关的任何一件事,于是他转身进了一家烤肉店,思绪混乱让他没太留意对面是否有人,就直接坐在了餐桌边的椅子上。


 


“Thor?”


 


或许真的该留意一下,当Thor抬起脸看到曾经的前女友坐在面前时,他懊恼的翻了个白眼。本想应付几句就起身离开,要知道当初分手的场面还牢牢印在脑子里,那可是Thor为数不多不愿想起的回忆之一。


 


不过他看到Jane通红的双眼时就停止了起身的动作,这个女人还是穿着干练,脸上没有化多余的妆。她看起来消瘦了很多,整个人脆弱的像初冬的湖面上凝结的一层薄薄冰霜,轻微外力就能让它粉碎。


 


“你还好吗?”


Thor拿起桌上的纸巾,动作轻柔的帮她擦去脸上未干的水痕。


 


“Daisy,Eric,他们都消失了,就像那些变成灰烬的人一样,在我面前”


Jane通红的眼中滚出一串泪珠,把那张纸巾浸透了彻底,这让Thor不得不拿出更多的纸来填补。


 


得知自己的好朋友Eric也没能幸免,Thor深埋在内心的自责又涌现出来,那些粘稠的愧疚如同沼泽,缠绕着他逐渐窒息。


 


他不止一次的质问自己,当时为什么没有直接杀死灭霸,如果他能了结他,让他没有力气去弹那该死的手指,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
 


阿斯加德的王,应该保护九界的ThorOdinson,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。


 


Jane把伤感的情绪收敛后,终于注意到Thor不同往日的沉默。


她这才发现,那个曾经一身蛮力,单纯乐观,会在想要续杯时把杯子在地上摔碎的Thor已经不在了。


 


他变得沉稳,成熟。


却不再快乐。


 


他的脸上再也没有当初快活的模样,残酷的岁月让他疲惫又伤痛,异色瞳孔里那些宛若星河的流光都不见了。


 


Jane差点再次哭出来,她按捺着压下那口气,尽量平和的开了口:


“你最近怎么样,我看过很多新闻都报导过你,谢谢你为我们做的这一切。”


 


Thor眼中零星的光芒也黯淡下去,他勉强拼凑了一个微笑堆积在脸上:


“这些是我应做的补偿,是我造成了这一切。”


 


“Thor....”


Jane从没见过他这幅表情,他的嘴角还在竭力上扬,眼睛却像哭了一样。


她抬起手贴上那轮廓分明的侧脸,上面的凉意让她吓了一跳,于是她用了些力,想把热量传递过去。


 


“这不是你的错,别这样想,怎么会是你的错”


Thor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,没有再说些什么。


 


两个人维持这样的姿势待了很久,等到那张脸终于找回了些温度,Jane才收回手。


 


“Loki呢,他没和你一起吗,后来有人见过他,我猜他上次并没有真的死。”


Jane试图换个轻松点的话题,她喝了口凉透的咖啡,等待Thor的回应。


 


Thor脸上闪过茫然的神情,他看着Jane疑惑的重复了一遍那个不知为何有些生疏的名字,然后答道:“Loki在黑暗精灵的星球死了,当时你也在场。”


 


Jane对这个回答很意外,确实有人见过Loki再次出现在纽约,但或许也只是相似的人,Thor没必要在这件事上说谎,


“很抱歉,让你想起不好的回忆。”


 


Thor不在意的摆摆手,神色依旧伤感:“Loki如果在这里,能帮到我很多。虽然他已经逝去这么久,那些记忆还像是刚刚发生一样,我看着他在怀里失去体温,他在死前做出了忏悔。”


 


Loki的脸上浮出属于死亡才有的灰败,他用湿润的眼睛看着Thor,声音颤抖又无比清楚。


——我不是为了他做这些...


 


“其实后来我对他的想法改变了,他似乎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坏,我为打过他一巴掌感到抱歉。”


Jane的话在对面响起,Thor的额角不自觉的一阵疼痛,记忆的画面逐渐向前推动,他想起为了骗过Malekith,Loki和他演了一场戏;想起在飞行过程中Loki问他如果感染的是他,Thor会怎么做;想起驾驶飞船撞坏了三根柱子,Loki笑着说哥哥你还忘了一根。


 


他想起Jane见到Loki第一面,清脆的巴掌就扇了过去,Loki被打的偏过头,眼睛却是看着他的方向。


 


‘I like her。’


他展开嘴角露出一个可以称之为甜美的笑意。


 


“不必感到抱歉,他确实该为之前的事付出代价。”


Thor还想再说些什么,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,和Jane简单说了几句话他就匆忙离开,Jane看着那个宽阔的背影鼻翼始终酸涩不已。


 


“这样或许能让你变得强大,但我宁愿你没有失去过。”


她还是垂头哭了出来。


 


 


 


05


 


Rocket觉得根本没人能阻止Thor想起他的弟弟。


 


Valkyrie从瓦坎达找到了很多以前没有尝过的美酒,送了些给Thor,刚刚结束了一场助人为乐善事的Rocket毫不客气的开了一瓶仰头灌进嘴里。


 


他急需这些液体麻痹神经,好让那些因等待生出的焦躁能被暂时压制下去。


 


Thor回来的时候他正自己喝的开心,站在桌子上手舞足蹈,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弹孔还冒着缕缕青烟。


 


“Valkyrie送来的。”Thor拿起留下的便签看了一眼,倒进沙发里也加入了醉酒行列,很快那些美酒被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是一地空瓶。


 


中庭的酒精度对神来说低到可以忽略不计,Thor喝了这么多也只是多给马桶冲了几次水而已,不会像Rocket一样胡乱开枪,要知道如果他拿起暴风战斧,那恐怕要在废墟里度过今晚余下的时光。


 


然而即便是如此,低落的心情还是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,Thor懒散的踢开空瓶,把腿放在桌子上,顺手拎起小兔子搂在怀里。


 


“我是个失败的国王。”


他做了个让人不怎么想听下去的开场白。


 


“守护九界安危是我的承诺,阿斯加德是我的责任,这是我应有的宿命,我却什么也没能做好。”


Thor的大手在小兔子头顶按动,惹得Rocket呲起牙差点对他开了一枪。


 


“我没能保护那些需要我们庇佑的种族,没能守住阿斯加德,我亲手制造了诸神的黄昏,甚至来不及救出还关在监狱的弟弟...”


 


Rocket上一秒还昏沉的意识瞬间清醒,他发现Thor的记忆又缺失了很多,现在的他只记得Loki因为犯了错,被Odin关在阿斯加德的监狱里,而诸神的黄昏让阿斯加德被摧毁,直接导致Loki死在了那场爆炸里。


 


虽然他对面前这个强壮的神了解不多,也能感觉到在Thor大脑中,那些属于Loki的记忆越来越少了,他无法想象当有一天,Thor彻底忘记Loki会是什么样子。


 


他的精神可能会比现在轻松,这就是他弟弟最终的目的?


——消除这团阴影,让他重新获得光明。


 


那个叫Loki的家伙对Thor来说,究竟是怎样的存在.....


 


不过也没有仔细思考的时间,Thor被记忆触动引发的头疼越来越严重,他发出痛苦的低哼大力按压额头,然后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。


 


 


第二天清晨,Rocket是被Thor摇醒的,他迷茫的看着面前兴奋不已的雷神,听到他快乐的说:


 


“嘿,兔子,我想到我还有个弟弟,老天我竟然把他忘记了,虽然他从彩虹桥掉了下去,但我也掉下去过,我相信他不会死,我会找到他,我的家人还在!”


 


Rocket突然毫无预兆的哭了起来。


他也不知道是为了Thor,还是为了那个没见过面的Loki。


 


 


 


06


 


Thor变得不一样了,所有见过他的人都能感觉到。


他像是重新获得了什么本不存在的希望,之前的阴霾被一扫而光。


 


他开始期待Tony归来的日期,得到一架可以出行的飞船,和银河护卫队的众人一起去寻找他的弟弟。


 


虽然Loki在之前做了错事,他联合冰霜巨人试图背叛,他欺骗被流放的Thor说Odin已经逝去,他煽动几个勇士前往约顿海姆引发战争。


 


但在Thor看来,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,现在他有这位家人尚存,任何错事都可以去原谅,去弥补,他要找到这个从彩虹桥坠落的亲人,或许应该从萨卡星找起,毕竟他在传送过程中被Hela打下去就掉到了那个奇怪的星球,虽然Loki从未去过,Thor仍觉得他会在那里过得游刃有余。


 


他对自己这个想法坚定不移,好像Loki在萨卡星生活过一样。


 


怎么可能。


Thor被自己的愚蠢逗笑,阿斯加德的二皇子对那种肮脏星球只会嗤之以鼻。


 


他想起All father宣布他为下一任国王的时候,在登基典礼之前,他紧张的站在篝火旁,问Loki自己像什么,Loki薄薄的嘴唇翘起,从里面轻快的吐出几个悦耳音节。


 


‘Like a king。’


他总能知道什么会让自己感到愉快。


 


他总能知道。


 


Thor抬手按住他纤细的后颈,掌心略微用力,就能看到Loki舒服的眯起眼睛,好像中庭一种叫猫的动物,脸上尽是餍足的神情。


 


可惜在这之后他就再没这样亲昵的碰过自己的弟弟,Loki在封王典礼后就消失了,Thor想不起来他去了哪里,在岁月的长河里他再没出现过。


 


‘Now give us a kiss?’


他看到记忆里的Loki眼中满是促狭笑意的朝着他的方向探过身来,他听见自己笑着说了句stop it将这个玩笑遮掩过去,不知道为什么回忆到了这里变得冗长,Loki的嘴一张一合,把这句话重复了很多遍。


 


‘Give us a kiss’


‘Give us a kiss’


‘Give us a kiss’


 


Now。


 


剧烈的头痛把他从回忆里强硬扯回,Thor扶着桌子大口喘着粗气,那句话还在脑中不断盘旋,声音却越来越小,直到再也听不清楚。


 


他甩了甩头,调整好急促的呼吸后闭上眼睛。


 


记忆的画面重新涌现。


登基大典的篝火旁空无一人。


 


 


 


07


 


Tony Stark驾驶着飞船终于回到地球。


他是一个人回来的。


 


得知当时登上飞船的小家伙没能一起回来,Steve几步上前抱住已经没有了战甲,伤痕累累的老朋友。


Tony的眼眶逐渐湿润起来,他抬手在Captain背上拍了几下完成了这个堪称仪式的拥抱。


 


Doctor Strange也没能逃过劫难,这让众人难以自持的将目光投射到赶来的Thor脸上,对方被看的莫名其妙,低下头试图从小兔子眼中寻求答案。


 


但这一眼看去他吓了一跳,Rocket已经泪流满面。


他没能等来那些不能失去的重要存在。


 


Rocket缓缓弯下腰,吐出口气猛地抽出背后的枪,对着四周疯狂扫射起来,这个举动让场面变得混乱,在匆忙闪躲间只有Thor还站在他身边。


子弹对他的效果不大,只不过添了几个弹痕在盔甲上。


 


相比这个,他更担心兔子目前的状况,于是他一把抢过那杆枪甩了出去,拎起兔子衣领把他提起来看向已经被泪水冲垮的双眼。


 


“冷静点伙计”


“滚开!滚开!”


Rocket失控的大吼大叫,Thor知道失去家人的痛苦,他只能尽量放轻了声音安抚暴躁的同伴。


 


“嘿听我说,兔子,船长,Rocket,你还有我,我和我的朋友,我的家人,都会把你当成亲人...”


“家人?你没有家人了大个子,我再说一遍,从我眼前滚开!”


“我有家人,你忘了吗,我还有个弟弟,他....”


“哈!你弟弟,你弟弟已经被灭霸杀了,是你忘了蠢货!”


 


Rocket说完就察觉不对,可他停下来时已经晚了。


Thor还维持拎着他领子的动作,他望着他,脸上的神情也凝固起来。


 


死一般的寂静过后,Rocket被轻轻放在地上,他仰着头焦急的想说些什么,还没开口,Thor已经像塌陷的山峰般轰然倾倒。


 


“我有家人,我有弟弟,他叫,他叫....”


他跪在地上抱着头,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嘶吼,大地也为之颤动,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乌云密布,细小电光从他体内凌乱弹出,快速汇聚成一道巨大雷电,在Rocket反应过来前将他掀飞出去。


 


Rocket清楚地看到有什么随着这声爆炸,从Thor体内被生硬剥离出来,带着他仅存的渺小希望,带着好不容易升起的点点微光,消散在滚动的烟尘之中。


 


Thor还在痛苦的哀嚎,剧烈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,那是一种将灵魂从肉体间撕开的痛楚,他好像要失去一件对自己而言至关重要的东西,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被抽离,无能为力。


 


 


恍惚间他看到一颗连接了天地的巨树,在闪烁着斑驳阴影的树下,站着一个小小


男孩。


 


那个男孩有一头乌黑的短发,剔透的皮肤就像阿斯加德第一颗熟透的浆果上面滚落的晨露,他将鬓角的头发都拢到耳后,露出小巧又精致的侧脸。


 


男孩转身看向他,一双绿色的瞳孔里涌动着星河也无法比拟的流光。


他抬起手,咬了一口手中的金苹果,清脆声响回荡虚无的空间之中。


 


“哥哥”


Thor听见他悦耳声音响起,这称呼实在太多熟悉,可他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。


 


小男孩朝着微笑,嘴唇一张一合。


“再见。”


他笑着挥了挥手。


金苹果的光芒黯淡下去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08


 


Rocket从一片废墟中爬了出来,他几步跑到还跪着的神面前,语无伦次的慌忙解释:


“对不起,我刚才失控了,我不该提Loki,我很抱歉...”


他还想再说点什么,Thor缓缓抬起了头,Rocket再也发不出声音。


 


他的眼神空洞至极,仿佛干枯了万年的星球,除去荒漠一无所有。


Rocket感觉世界在眼中褪去了颜色,瞳孔里只剩下面前的神张开嘴,用嘶哑的嗓音,一字一顿对他问道。


 


 


“Loki,是谁?”


 


 


 


00


 


Loki感到一阵炙热,有源源不断的温热流进心口,把他从黑暗的虚无中唤醒。


他艰难的侧过头,Thor满脸是血的趴在他身上,充斥着伤痕的手掌正放在他心脏的位置。


 


爆炸的声音在耳畔不断响起,死神临近的脚步在提醒着他,这个飞船坚持不了太久了。


 


Loki尝试着抬起手,想要最后摸摸身上人的面颊,就像那只大手无数次抚上他的后颈一样。可他连这个力气也没有了,他的视线流连在Thor脸上每一处纹路,他想要把过往的回忆逐一掠过,接连的爆炸声告诉他这点请求也不被允许。


 


他只好放弃了。


 


紧绷的唇线渐渐融化,他以极慢的速度仰起脸,用额头抵上对方有些坚硬的发顶,绿色的光点从他们相触的地方涌出,再一点一点渗入Thor体内。


 


Loki闭合的眼尾有什么在光芒中滚落,当魔法屏障完成后,他的脸苍白的像约顿海姆终年不化的积雪,属于霜巨人的蓝色皮肤失去遮掩的显现出来。


 


他用最后的能量做了一个保护层,在咆哮的火焰扑过来前一秒,覆盖在Thor身上,并将他推了下去。


 


“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。”


他的嘴唇颤动,血液争先恐后的从里面涌了出来。


 


“I swear,brother。”


在飞船解体的刹那,他俯下身,在Thor留下的残破衣角上轻轻落下一吻。


 


 


Now give us a kiss


终于得以如愿。






-FIN。

Flowers